六零养家糊口 - 第2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傅选有些烦躁,不行,我得去医院里问问。
    傅言伸手拉着他,你站住,堂舅舅都那样了,你怎么问啊?你问什么?
    傅选有没有耐心的坐下来,那怎么办,就这样吗?他不能理解。
    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堂舅舅的眼神很陌生。
    傅言也点头,她很同意这个说法,从前堂舅舅看到他们三个的时候,眼神中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现在完全不一样。
    傅选有些难过,是不是他这次受伤,摔到脑子了,不然怎么会这样?
    今天是大年初一,但傅家因为卫延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的喜气洋洋。
    下午的时候,卫煦起来还是在准备做年夜饭,这些菜本来是要昨天晚上做的。
    傅寻他们三个主动过去帮忙打下手,摘菜刷碗的。
    傅寻没有自己一直想,陷入牛角尖,他准备直接问。
    娘,堂舅舅是怎么了?他好像有很大的变化。
    傅则院子里劈柴火。
    傅寻这话一问出来,傅言跟傅选也都直勾勾的看着卫煦。
    卫煦跟傅则有商量好怎么跟孩子们说。
    医生说他受伤到脑袋,所以对我们可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以后我们就当个正常的亲戚走动就可以了。
    傅寻何等聪明,他听到这个借口瞬间就猜到,肯定有别的事情,但不能说。
    好,我们知道了。
    傅选是信了的。
    啊,娘,那他没办法好起来吗?对我们的印象怎么就突然间变了呢。
    卫煦把肉馅给顺着一个方向搅拌,是的,医生说尽力了,不过傅选,人跟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很浅很浅,不要强求,顺其自然就好。
    傅选不想顺其自然,他还是很喜欢堂舅舅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好吧,我知道了,娘。
    傅言没说话,她知道娘已经很尽力在说一个谎话骗他们了,所以她不会拆穿,也不会问,因为娘也是真心地对待堂舅舅的,她心里一定也很难受,起码也是跟他们一样难受的。
    陈淑梅是下午知道的,还吓了一跳。
    盛安,你说的是真的吗?
    卫盛安点点头,我中午去给傅寻送书,他跟我说的,奶奶,我们要去医院看看不?
    陈淑梅肯定是要去的,这大过年的,怎么就碰上这样的事呢。说完叹了一口气,去院子里叫上你爷爷,带上东西,咱们去医院。
    陈淑梅卫树林到医院的时候,他们还正好有个记者过来采访,这样的好人好事,是值得宣传,完全不管什么过不过年了。
    卫延只觉得二婶对自己很好,也很喜欢自己。
    二婶好。
    陈淑梅哎了一声,好好躺着,千万别乱动,伤口深不深啊?
    卫延抿嘴点点头,还好,是有点疼。
    张凤芳拉着陈淑梅的手,这还是要好好的谢谢你家卫煦呢。
    陈淑梅还在想跟卫煦啥关系啊?
    卫煦跟傅则在街上碰见的,傅则把人背着送过来的,还在医院陪了一宿,这不是上午回家休息去了。
    张凤芳是真的感谢。
    陈淑梅完全不知道,那也是应该的,卫延没事比啥都强,而且见义勇为这是要是上报纸的,光荣。
    张凤芳笑呵呵的,这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好事了。
    陈淑梅跟卫树林在医院里待了一会才准备一起回家。
    你说这卫煦也没跟咱们说一声。
    卫树林背着手,走在她身边,这有啥好说的,人都忙成这样,估计在家里还没休息好呢。
    病房里,庞朵朵头上的戴的就是卫延买的那两朵。
    庞朵朵还剥了一块糖递给他,舅舅吃。
    卫延看着她头上戴着的花,谢谢你,真好看。这是他买的,但又好像不是他买的,他自己现在也不是很确定。
    庞朵朵还是很喜欢他的,伸手摸摸自己戴着帽子的花,谢谢舅舅,漂亮。
    卫桌把孩子抱到一边,别在这里玩,万一碰到你舅舅的伤口怎么办?
    庞朵朵还吐吐舌头,她才不会呢。
    卫延出院是在一周后了,伤也好了不少。
    傅寻他们几个这一周也都没有见到卫延,没去医院里。
    傅则跟卫煦也没再对这件事情有什么别的解释,而且他们俩已经开始去上班了。
    傅寻也开始给傅选出题,本来在家里也没事干,三个人也不出去。
    傅选看着这本子上的题目。
    大哥,你们学校什么时候开学来着。赶紧开学吧,别在家里折磨他了。
    傅寻根本不理他这个,你赶紧写你自己的题目,是有时间限制的,你不要妄图是有别的捷径可以走。
    傅选赶紧拿起来笔开始解题,他大哥在拿捏自己方面,永远都有自己的方法。
    傅言是不需要人多管,她自己有安排,什么时候要做什么。
    卫洲跟余凤这两天因为过年,总是去家里吃饭,卫盛安躲是躲不开的。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