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o后我rua了校草的龙尾巴 - 第118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连景作势就要把背包脱下来,却被A1另一位Alpha接到手里,笑着说:“你们不想背的都交给我们吧,年级主任都让我们班看着你们。”

    O班全体:“……”还有这种好事!!

    “集队,按照分组排好,准备出发了!”带头的体育老师吹了集合哨,催促着学生准备出发。

    夏芷宁跟何欢全然没有疲倦抱怨的意思,一路上一直在合影拍照,几乎把O班的每个同学都抓过来拍了个遍。

    “施予,要跟我们拍个照不,说不定以后就再也没机会穿着校服合照了!”夏芷宁兴奋地招手。

    队伍进速不快,施予便答应地点头,夏芷宁一边说要找角度,一边给何欢打眼神。

    何欢一蹦三跳蹿到A1班里:“江承礼!施予问你要不要拍合照,快来!”

    A1的人往回看了眼,也跟着起哄:“还不快去,这队我们帮你带了!”

    江承礼笑着道谢,走到O班之间,慢慢站在施予身侧:“合照加我一个。”

    施予回过头看着装作若无其事的两个女孩子,这才明白她们是什么意思。

    他微叹一口气:“快点吧,别耽误行程。”

    何欢跟夏芷宁这才笑嘻嘻地凑到两人跟前留下合影。

    “嘿嘿,十年二十年之后,我再翻看我年轻时候的照片估计还是会感慨,我当年磕到了什么绝美爱情。”

    江承礼没有着急着走,站在施予身侧跟他同行。施予被四周各式各样的目光盯得有些不太自在:“你不回去带队可以吗?你不是学生代表么?”

    “这里去山顶就一条路,A1不至于迷路。”江承礼剥了颗糖递到施予的唇边:“西柚味的,要试试吗?”

    施予被这味道勾起了兴趣,伸手要去接,江承礼却把糖递到他的唇边:“张嘴。”

    施予都听到身后起哄不断的声音。

    江承礼不为所动,反而故作可怜地低头:“我喂的你不吃吗?”

    “……吃。”

    西柚味比想象中还要甜,施予含在嘴唇里,舌尖都是酸酸甜甜的味道。

    跟江承礼沉默着走了一会儿,身侧的人忽然低头在他耳边:“施予,我什么时候可以亲你啊?”

    施予:“……”

    从十八岁那天答应他之后,两个人仿佛就默认成了那种关系,却很默契地保持着距离。

    见他没有说话,江承礼又靠着他:“如果不是我自作多情,那么现在我应该是你的男朋友?”

    “刚刚你吃糖的时候,我不小心碰到你的嘴唇了。”

    “感觉很软。”

    “想亲亲看。”

    “……”

    若换做是以前,施予差不多该在这个时候让他闭嘴了。

    江承礼也没抱有过度的期待,只是想适时地确认一下自己“男朋友”的身份,却没想到施予一直没有反驳。

    他刚反思是不是这样的话对Omega来说太过轻佻,就听见身边的人小小声:“……回去之后。”

    “嗯?”

    施予偏过头:“我说,回去之后。”

    江承礼微怔片刻,讶然:“你答应了?”

    “……毕竟我也是你男朋友。”

    江承礼没忍住笑,施予抿着唇往隔壁拉开距离,却被身侧的人黏了过来:“说话算话。”

    “知,知道。”

    走走停停,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A1才爬过三个峰到山顶。

    山顶的位置窄小,一次只能上去小半个班级,A1前面的大部分人都拍照合影,还剩下五六个没能入境。

    体育老师琢磨了一下,一手招呼:“来,A1剩下的跟O班一起合照吧,反正凑一凑人数也差不多!”

    O班的学生听完之后直接起哄,分别喊着江承礼的大名。

    体育老师摇头,笑着看向江承礼:“你还真是受他们欢迎啊。”

    江承礼笑着点点头,趁着同学在拉横幅的时候走到施予旁边。

    “同学,你这里有人吗?施予的男朋友想站在这里。”

    施予:“……你不带这个头衔不会说话了是不是?”

    江承礼伸手帮他拿着横幅的一角:“嗯,我觉得比起江承礼,施予的男朋友听起来更好听点。”

    “我们能站隔壁吗!”黎琛跟连景非常刻意地喊道,似乎生怕听到两个人亲昵的悄悄话。

    施予回头扫了一眼,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凑到他身边,“哇,刚刚上来还没觉得这里景色怎么样,现在看好好看啊。”

    施予偏过头,贤岩的景色虽然没有崇山峻岭那么夸张,但站在山顶的时候,视野也是开阔敞亮的。黄昏给山镀了层金边,天际烧红一片,来时觉得很遥远的景色在眼前却只剩渺小。

    连景憋足了一口气,大声喊道:“我一定能考上我想考的大学的!”

    他起了个头,紧接着项无恙也跟着喊,后面慢慢鬼哭狼嚎也跟着一大片。

    施予垂着眼没有说话,却感觉到身侧的人在横幅背后,悄悄地用手牵着他。

    “大学见。”

    “嗯。”

    *

    百日誓师之后,O班的学生下山时每个人都是情绪激昂,恨不得连夜回去再拼十几套题,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因为劳累过度差点爬不起床。

    施予第二天也有点起不来,显然比爬山之前要嗜睡,闹钟响了三遍才懒洋洋地下床。连景更是呼天抢地说自己手动不了,腿抬不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