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o后我rua了校草的龙尾巴 - 第9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钟坛本能把施予护在身后:“廉夫人,擅闯民宅不是好事。”

    “闯?”廉夫人冷笑:“你擅自拐带施予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敢先兴师问罪?”

    廉夫人向来只当他俩是混在一起的狗,区别是施予是家养的,钟是野的。

    养好伤的廉子进站在她身后,目光怨毒地看着施予。

    那天他的确说话没有底线,是因为他坚信施予马上就要被开除,但没想到那天闹事之后施予居然装病去医院,这两天校方还诡异地没了后续。

    廉子进打听不到消息,便跟自己的母亲一起来想把人押到肖家门口。

    施予无所谓地笑笑:“廉夫人您不是一直想把我扫地出门么?我现在这么做不合您的心意?”

    廉夫人冷脸:“肖家不是你得罪得起的。我帮你联系好了二姑那边的职中,现在搬过去说不定没人知道你十六岁就对一个Omega图谋不轨。”

    钟坛气笑了:“让一个在重点高中成绩都一骑绝尘的优等生去读职中?这跟直接把他的未来毁了有什么区别?”

    “谁毁他的未来?不是他自己犯贱?区区一个Beta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货色,果然贱货生的……”

    钟坛知道施予最提不得的就是父母,恼怒之下抄起扫把:“这是我家,滚出去——”

    廉夫人没想到野狗突然发疯,狼狈地跟廉子进一同被赶出门。

    廉夫人气急败坏:“姓施的,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接下来肖家怎么弄你都跟我们廉家没有关系!”

    施予听着她泼妇一般在门口咒骂许久,回头看向钟坛:“抱歉。”

    “道啥歉?她有病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廉夫人有躁郁症,施予小时候没少因为这事儿受气。

    钟坛扫了扫地板,“明天我就把锁换了,免得这泼妇再闯进来,晦气。”

    周末结束,施予的初次发情期也接近尾声,周一早上注射过抑制剂后便准备回学校。

    临走之前,钟坛给他塞了一瓶新买的阻隔剂,味道是“小春桃”。

    钟坛叼着牙刷:“一看你就不知道照顾自己,我也是昨天晚上想起来的……但平价款其他味道都缺货,高价的买不起,先用着。”

    施予犹豫了一会,轻轻地对着后颈洒了一把。

    出门的刹那,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刚摘下来的水蜜桃。

    第6章

    江承礼已经连续几天没睡好了。

    自那场诡异的梦之后,他便发现自己似乎对Omega的信息素产生了某种怪异的执念。

    洗漱时落在指尖的水骤然凝成了碎冰,江承礼才发现自己手背上露出了一层淡青色的鳞片。

    下一个呼吸间,鳞片又似幻影消散,手背恢复了肤色偏冷的白。

    床边手机响起,床上那只小白猫正如临大敌地盯着发光的屏幕。

    江承礼擦手点了免提。

    “找到了一位刚分化的Omega,十六岁,女生,经过同意后采样了……你来研究所还是我给你送过去?”温雅的男音询问道。

    江承礼把短袖脱到一边,将挂在衣架上的校服取下,“送过来吧,学校要忙。”

    “嗯。”江镜又犹豫了会:“今天早上起来也有失控吗?”

    江承礼微垂的睫毛交织,不冷不淡:“嗯。”

    “奇了怪了……”江镜思索片刻:“算了,我先把信息素寄给你,你试试看会不会有反应。”

    江承礼淡声道好,整理衣领时摸到了锁骨的一小排牙印。

    他眸色微沉,蓦地想起那股闯入自己怀里的异香……牙还挺利。

    江承礼衣着整齐地下楼。今天是周一,有位刚分化Omega要从普通班调入特O班,他需要回去更新学生档案。

    刚到学校,收到黎琛给他发的信息。

    [廉子进又去找施予麻烦了,在人班门口把人截走。]

    [哪?]

    [广播室。]

    *

    廉子进早上七点就在门口守着。

    他不太客气地把施予拦住,让人把他围去广播室。

    六班的学生大概都知道他为什么而来,一面鄙视施予肮脏下作,一面又夸赞副会长铁面无私为民除害。

    施予刚进广播室就被推了一把,几个高大的Alpha站在廉子进身后。

    书包被拽到地上,扯他东西的Alpha嗤笑:“真他妈是死变态,一个Beta一身桃子味,想Omega想疯了?”

    施予稍转自己的手腕,视线落到坐在播音台前的廉子进。

    “今天就是你在这所学校的最后一天了,有什么话要说么?”廉子进点点麦克风,一派从容地指引道。

    他找到了肖先生的电话,今天就要在全校面前让施予臭名远扬。

    施予蓦地笑笑:“你的遗言是什么我就说什么。”

    “给脸不要脸。”廉子进启动了晨间广播,切断了音乐:“南中的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高二学生会副会长廉子进。上周泳池事件大家都有所耳闻,而我有责任让大家知道这件事的始末。”

    校园广播遍布每一个角落,在校的学生纷纷止步。

    “高二六班的Beta施予,违背我校保护尊重Omega的校规,对高二的一位Omega女生心怀不轨,导致她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

    “但这件事过去一周尚未有明确的答案,我知道很多Omega同学都十分不安,而今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