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o后我rua了校草的龙尾巴 - 第8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医生你是不知道,那个Alpha简直是色魔转世,他居然在人家杯子里下东西!”钟坛恶声恶气,说黄麟下贱又卑鄙。

    “那姐姐被我们搀着的时候都已经站不稳了,结果狗东西居然想跑!我去拽他还被玻璃瓶子砸了一手。”

    医生哟呵一声:“那你俩还是见义勇为啊?”

    “那可不,我可是铁骨铮铮三好青年,出来混社会讲的就是……啊,疼!”

    伤口虽然不深,但也是皮开肉绽,施予把他按下来:“你先缝合,我有点事。”

    钟坛只能认命地盯着医生给自己补伤口。

    施予是在出门的时候撞见门口的江承礼的。

    江会长身影修长挺拔,没那一声学生气的校服衬着,疏离冷漠的距离感骤现。

    “肖漓的父母托我带你过去。”

    施予哦了一声,吞下疑问跟他走。

    回头的时候,他扫见江会长的领口有一层色浅的痂,但有衣领遮掩看不太清。

    施予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鼻尖,低着头。

    化验结果出来了,黄麟的信息素完全匹配,证明那天在学校对肖漓企图不轨的人就是他。

    肖父用一个电话便查到黄麟原来在晋城念过一年高中,也是惹事被退学。但家里有那么点关系手段,用钱摆平之后改了年龄重考上南中。

    肖母冷笑:“不知悔改的畜生,我看他已经成年了,等着吃牢饭吧。”

    肖家的权力可不比黄麟的背景小。

    施予站在病房外,忽然理解廉家为什么将他扫地出门了。

    廉家得罪不起肖家。

    见施予来了,肖母眼底的怒意转化为愧疚:“施予同学对吧?我女儿今天将事情都告诉我了,确实是我们家误会了你。”

    施予没什么表情,对上肖漓感激的眼神也只说:“没事,好好休息。”

    肖父也知道这一周里施予担了多少骂名,他曾经上南中的论坛里看过,几乎都是一边倒地骂他。

    “给你带来的困扰我们家都会赔偿,之后也会好好澄清,如果还需要什么你尽管开口。”

    肖漓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面前的人,O班也有很多人给她发信息义愤填膺地骂施予。

    他现在无论想要什么补偿都是理所应当的,可从施予进门到现在,委屈、怨恨,亦或是清白得证的欣喜,释然都没有在他脸上展现。

    他好像天生情绪很淡,加之眼下的泪痣相衬,莫名有些冷清傲慢。

    肖漓正看得出神,忽然发现还有一道身影也落在施予身上。

    她稍抬眼睫,走到里那位被学生供奉在神坛上的高岭之花,传言不会为任何人停留视线的江会长,正看着施予。

    肖漓心惊了片刻,连忙垂着头不敢深究会长的眼神里藏着的是探究好奇……还是来自Alpha对Omega的另一重深意。

    施予拒绝了肖家给他的所有物质补偿。

    没有那场意外落水,他也未必会在这具身体里苏醒,肖漓对他来说的确没有什么亏欠。

    肖父施予接了好几通电话,真诚道:“那你就先回家吧,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施予明白肖家想将恩怨翻篇,准备帮他解决打架的事情。

    至少这之后也能算无拖无欠,他低声应好离开病房,找见钟坛时才发现江承礼已经离开了。

    但他有些郁闷,本来还想跟江承礼好好道歉,现在只能帮钟坛拿着外套回家。

    有肖家施压,今晚的一切赔偿都由黄麟负责,钟坛保住了工作。

    市心医院离钟坛家不远,南城是临海城市,路过海边时钟坛忽然提议:“要不去滩边吹吹风?”

    施予拗不过他:“你小心点,别摔着。”

    “就包扎得厚实了点儿,其实不严重。”钟坛嘿嘿笑道:“以前初中放学我俩不老在海边聊天?我骂作业难考试烦,你骂廉家不拿你当人。”

    “我那时候觉得你蛮懦弱的,明明被那么欺负了还不敢离家出走,但我刚刚见你踹黄麟的时候又觉得好像误会你了……施予,你变了。”

    施予垂眸没有回答,身后的车道上有车灯一晃而过,他扫见了沙堆里有东西。

    “我那时候想,我俩也太命苦了,都是没爹没妈,但我又觉得你比我惨点儿,至少没人欺负我……你在干嘛呢?”

    施予从石块里摸出一块圆心的浅蓝色石头,光透过表面,也算好看。

    “海玻璃?你捡那玩意儿干嘛,又不值钱。”钟坛难以理解。

    施予说:“传说,龙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

    “金子宝石谁不喜欢?”钟坛又瞥了一眼:“但这废玻璃也不闪啊。”

    施予放在衣角上抹了抹:“替代品。”

    “咋了,你想给龙啊?”说完,钟坛自己都笑了:“不是,叶公好龙这也几千年前的成语了吧?”

    施予回头:“回家了。”

    “好勒。”钟坛也不伤春悲秋了:“哥,那破玻璃不扔啊?”

    “……不扔。”

    *

    钟坛劝施予扔玻璃劝了一路,终于在回家时消停。

    因为他的小公寓门口大开,廉夫人跟廉子进站在里面。

    廉家的人向来挑剔,嫌弃钟坛逼仄的小公寓,连收拾得干净的沙发都不愿意坐。

    廉夫人半捂着鼻:“可算回来了,来找个人跟请少爷一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