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o后我rua了校草的龙尾巴 - 第7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江承礼没想到自己一周要跑两趟医院。

    第一次是送那位刚分化的Omega到医院,第二次是来医院看苏醒的肖漓。

    肖漓周一午间在室内泳池内被诱导发情,昏迷落水,施予是唯一在场的人。

    那天学生会正要检测室内泳池的使用状况,正好发现水里有两团影子。

    人是廉子进救上来的,肖漓被送进医院,施予成为众矢之的。

    校领导为这件事焦头烂额,证据不足以定罪,肖家又在试压,施予还分化成Omega……这件事过于扑朔迷离,没人能轻易下结论。

    所幸,今天肖漓醒了。

    病房里,虚弱的Omega笑意勉强地看着江承礼:“辛苦会长来医院一趟。”

    似乎是诱导发情带来的痛苦过重,肖漓面色如纸,连生气都削薄了三分。

    “注意身体,学校方面会严查这件事的。”江承礼道。

    “一定要严查那个姓施的。”坐在病床边的肖母心疼地看着女儿:“我家漓漓差点丢了清白,又遭了这种罪,我恨不得让他死。”

    “现在的医疗条件那么成熟,几乎没有多少个大龄分化的Omega。”肖父凝着江承礼:“这次我们肖家拒绝学校老师来,就是因为我的女儿说你是最有威信的会长,她相信你。”

    江承礼看向肖漓:“所以,你确定那天害你的是施予?”

    坐在病床上的肖漓垂眸看上自己交叠的双手:“……不是。”

    肖父肖母脸色微变:“漓漓?不用为害你的人开脱!”

    肖漓摇头:“早上化验报告出来了,医生说我是被信息素诱导的,他说诱导我的人只能是Alpha,问我有没有闻到过什么信息素。”

    但可惜肖漓后来坠进泳池里浑身湿透,在她身上检测不到Alpha残留的信息素。

    “我早上没想起来,但是刚刚好像稍微有点印象……好像是伏特加。”

    肖父腾地站了起来:“也就是说如果我现在把那施姓小子抓过来,提取他的信息素对漓漓进行信息素皮试,如果发生过敏反应就能证明他是罪魁祸首了?”

    因为是恶意诱导,肖漓的腺体受到损伤,现在相当于该信息素的“靶细胞”,只要靠近便会产生过敏反应。

    “不是施予。”江承礼淡声道:“他的信息素不是伏特加。”

    肖父刚想问还有谁狗胆包天敢对他女儿下手,门外便是一阵脚步纷沓。

    房门被猛地撞开,一个似熊般魁梧的背影闯入房间。

    那人丝毫不知道自己扰了病房的清净,冲着医院走廊破口大骂:“个狗-操的Beta,你他妈敢对老子动手?老子整不死你!”

    江承礼站在病床沿,眼皮稍抬便看到了门外站着的施予。

    施予的眼神狠厉阴沉,眼尾渗着薄红却不显较弱,反而跟嘴角的伤口相衬,有一种微妙的阴鸷,戾气十足。

    江承礼不合时宜地想,他似乎见过这位Omega很多狼狈的时候,但施予从未有展现过跟病床上的肖漓一样的易碎感。

    原来Omega不一样。

    施予似乎也在气头上,上前一步发狠地踹向那人的小腹,硬是将比他高了将近一个脑袋的Alpha踹到墙边。

    那人方才的虚张声势被踹得消失无踪,还没来得及呼痛又被施予揪起衣领,听见他刻薄且轻声细语地说:“对女士意图不轨,强行诱导Omega,在公众场合斗殴……你这种人横死街头都是天降正义。”

    那Alpha似乎是被他的眼神慑住,嘴皮子颤抖两下说不出话,后颈渗出味道。

    江承礼回头,发现肖漓手臂上过敏的痕迹似乎变深了些。

    有医护人员和警察上来控制拉开两人,护士将施予搀开,却拦不住他轻蔑狂妄的嘲讽:“还有,我是Omega,一样把你打在地上喊爹。”

    第5章

    肖漓的父亲是位高级Alpha,在刚刚那人摔进来的一瞬便闻到了若有若无的伏特加。

    肖家的权利虽不如江家,但要查一个有犯罪嫌疑的Alpha还是易如反掌,警方很快就赶到医院。

    江承礼认出了刚刚被施予揍的男生。

    Alpha在南中每年录取的学生里占两成,分了A1A2两个班。或许是因为同性相斥,每一届的A1跟A2都不太对付,包括今年。

    那跟黑熊一样壮的Alpha就是A2的学生,叫黄麟。

    肖父肖母在等化验结果,江承礼从医护人员口中得知事情经过。

    施予在餐厅跟黄麟起了口角冲突,那Alpha脾气跟信息素一样烈,三句谈不拢就动手,打伤了一个服务生,施予便礼尚往来地抄起托盘就往黄麟的脑袋上招呼。

    两个人打得不可开支,最后是老板报警才肯消停,结果刚把受伤的服务生送来医院两个人又打起来了。

    江承礼找到施予时,医生正在准备缝合。

    刚刚神情狠厉的Omega此时站在钟坛身后,一手替他捂着眼睛,另一手拿着纸巾给他擦汗。

    而医生正拿着缝合针帮钟坛补手,温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心浮气躁,什么事都喜欢武力解决,这下幸亏只是皮肉伤,万一玻璃片扎深点割破韧带手不就废了?”

    施予低眉顺眼:“嗯。”

    “嗯个屁!”钟坛龇牙咧嘴,拂开施予挡他眼睛的手:“行了,又不是不见得血。”

    “诶诶别乱动!”医生小心道:“缝合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