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o后我rua了校草的龙尾巴 - 第6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施予是在下午三点到Omega信息登记所的。

    他浑身喷过雪松味的高级抑制剂,那股不受控制的热潮终于稍减三分。

    在登记处等候许久的工作人员上前迎接,闻到一股参杂在冷霜里的甜味儿,心说这种高门贵邸的Alpha少爷可真能折腾。

    施予强打精神跟着工作人员填了一堆资料表,但在登记时却被退回。

    “钟坛是你朋友吧?他有学贷在身,不能作为监护人填写。”工作人员指着最后一栏说道。

    施予凝着表格犹豫,如果填廉家的人就无异于把自己的弱点双手奉上。

    江承礼看着Omega皱眉,知道他在烦恼什么。

    毕竟如果廉家知道他分化了且愿意照顾他,施予也不至于沦落到没法领抑制剂的地步。

    但对特殊时期的Omega来说,抑制剂是命,长期未得到标记跟抑制腺体就会受损。

    他随声道:“填我的名字。”

    说完又觉得他们的关系似乎没到这种地步。

    偏偏施予一口咬上他投喂错误的小鱼干:“可以吗?”

    Omega的眼瞳里藏着煎熬与试探,像只饥肠辘辘却又警惕十足的野猫。

    江承礼神色淡然:“随便。”反正只是走个流程罢了。

    施予笔尖点了点,写下了江承礼三个字。

    忽然觉得还挺好听。

    一直观察着两人的工作人员终于找到机会:“监护人这栏挺重要的,填江少的名字……能问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吗?”

    江承礼沉默不语,工作人员立刻意识到自己这个玩笑不好笑,这Alpha少爷可真难伺候。

    填好,江承礼看着施予软趴趴地趴在桌面,工作人员叫他时才步履拖沓地起来。

    十五分钟后,施予出来。

    注射的抑制剂生效了,啃食理智的痛苦消散褪去,他也渐渐回忆起自己在楼梯处对这位路过Alpha的冒犯。

    他不太自在地摸着耳垂:“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江承礼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手机:“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转身的时候,施予扫见他的领口。

    白色校服上有个血印……是他咬出来的。

    他滚烫的耳根又烧了起来,被烦躁地揉了两下,随后似自暴自弃般捂着。

    啊……该死的发情期。

    以后只能躲着点江承礼了。

    *

    因为身体特殊,施予下午的课都请了假。

    回家后近乎昏迷般睡了一天,第二天傍晚才渐渐转醒。

    “还以为你打算睡个一天一夜呢。”彼时钟坛正手忙脚乱地换衣服准备出门,听施予说他已经登记了,讶异道:“你把廉夫人还是廉先生打晕了拖过去填表的?”

    施予刚想解释,钟坛的电话响起。

    他接通电话,神色为难:“……不干了?那怎么能行?今晚还有人来驻唱,广告都打出去了,人手本来就缺……”

    挂断电话后,施予问他:“怎么了?”

    “我打工那店里有个员工辞职了,马上就要开店,老板焦虑得快砸门了。”

    钟坛独居还申请了学贷,一个人要承担各种费用,所以找了份高薪兼职。

    施予想了想:“我能帮上忙吗?”

    钟坛拒绝道:“你身体虚弱着呢,我另外想想办法。”

    施予看了眼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来不及了,我能帮忙。”

    钟坛犹豫片刻:“那你到时候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

    餐吧的老板是个胖胖的Omega,本来都准备豁出去亲自上阵,看到钟坛带来的施予简直两眼冒光。

    施予作为临时救场员工,双倍工资,换上服务生的衣服后就跟老板熟悉场地。

    “反正也是下单上菜,我们这儿是正经音乐餐吧,你也不担心出什么事。”老板吩咐了一圈儿,感激又慈爱地看着他:“小哥要不要考虑在我这儿正儿八经地混份兼职?我给你开高工资。”

    施予眸色微烁,有些心动。

    肖漓的事情发生之后,廉家便千方百计想让他认罪退学去读职中。

    哪怕现在他寄住在钟坛家不再花廉家的一丝一毫,廉家也认为这只是他的垂死挣扎。

    廉夫人跟廉子进都等着施予卑躬屈膝,跟丧家犬一样哀求他们收留他。

    “我先试试吧。”他说。

    施予一开始还有些生疏,但被钟坛带了两次后便得心应手了起来。

    店内的舞台上驻唱的民谣歌手弹起了钢琴,施予在来往间忙碌,第一次觉得自己还算充实。

    夜晚对施予来说似乎都是寂静又漫长的,没有父母朋友,孤独仿佛是与生俱来,他能做的只有不知疲惫地提升自己,往“龙的命定之人”的标准上靠拢。

    可现在揭去这层“命中注定”,他发现自己似乎也有点喜欢这种近乎嘈杂的热闹。

    施予忽然有些分不清现在跟过去,哪个更像一场梦。

    “发呆呢?”路过的钟坛推着餐车朝他笑道:“这轮过了就到零点的酒市,会更忙哦。”

    施予刚想说话便瞧见露天阳台的角落,有个身形高大的男生拦住了一位女士。

    施予闻到信息素的味道,是伏特加……那男生是位Alpha。

    “你能闻……哦,对,你现在是Omega。”钟坛是Beta,什么也闻不出来。

    但酒桌上的搭讪很常见,钟坛刚准备回头不管,却见那位女士身形稍晃,神情不太自然地跌进男生的怀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