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o后我rua了校草的龙尾巴 - 第4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承礼眼眸微垂,轻轻点了点怀里小猫的脑袋。

    被扫地出门还有闲心救济别人,这位Omega也算思维清奇。

    施予被廉家扫地出门这件事在校内传得沸沸扬扬。

    全年级都说他活该,却没人知道他分化成了Omega.

    雨势又大了点,江承礼看到他狼狈地躲在屋檐下,比他怀里这只猫要可怜多了。

    可惜江会长只有一把伞。

    江承礼伞间微斜,听到猫咪轻叫了一声。

    他垂眼看着怀里这只在他校服上用泥巴画地图的猫,点了点鼻尖:“走了。”

    猫咪往他臂弯钻了钻,乖巧地没再吭声。

    *

    施予躲在了街心公园的滑滑梯下用指腹抹了抹刚买到的玻璃坠子。

    他想,总得有一天要把这个乱买东西的坏习惯改掉……毕竟这个世界没有龙。

    “哟,谁家的小Omega……大雨天躲在角落里啊?”身后传来不怀好意的哨声,施予扫见有两个看起来不太好招惹的男人往这儿走来。

    Alpha对Omega存在狩猎倾向,施予尚未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信息素,理所当然地吸引管不住脑子也管不住*的混混。

    穿着红外套的应该是个Alpha,一手搭在滑滑梯的隔层上,俯身凑近蹲在地上的施予:“好香的Omega,没地方去?哥哥捡你回家好不好?”

    后面那人跟着发出下流的笑声。

    施予看他一眼,视线落到他撑的伞上:“你的伞,怎么卖?”

    “啊?”红外套Alpha不怀好意道:“我说了带你回家,你还怕没伞用?小乖乖,你那么听话,哥哥会对你好的……”

    雨势是在仿佛天裂般的雷声后变得更大的。

    施予撑着伞站在儿童公园旁边,把手里的玻璃吊坠扔到地上两个瘫倒在泥泞的流氓身上。

    “你的伞质量不太好,这坠子也就五十块,差不多抵了,谢谢。”

    第3章

    施予是在夜间七点被钟坛逮住的,钟坛把人拽回家,用毛巾狠狠地撸他脑袋两回后还没有消气:“你疯了?无家可归不会找我?我他妈跟你多少年朋友,上了不同高中就把我忘了?”

    施予这才从原主零零星星的记忆里翻到这位好兄弟,当初廉子进给钟坛扣过偷窃的帽子,涉及金额很大,害得钟坛差点被退学,后来还是原主自己贴钱补上才解决的。

    那时候钟坛就把施予认成自己的弟弟。

    钟坛气急败坏地把人赶进洗手间:“你们学校那点事都传开了,廉家不信你?”

    施予把莲蓬关小,嗯了声。

    钟坛破口大骂:“廉子进那狗东西他妈的那么久了都不干人事,这回肯定又是他造了什么孽给推到你脑袋上。”

    施予擦了擦头发,换上短袖推门而出:“有抑制剂吗?我分化了。”

    在数廉子进的祖宗十八代的钟坛沉默半晌:“所以你现在是一位背负黑锅,被扫地出门还身娇体弱的Omega?”

    施予思索半晌,点头。

    “抑制剂必须由监护人带领登记才能领,我一独居beta从哪给你偷回来?”

    咆哮之后钟坛又陷入沉默。

    让廉家知道施予分化成Omega,无疑是把小羔羊料理好摆盘往狼肚子里送。

    以这么多年廉家对施予的态度来看,把他装成商品打包卖给某些Alpha都算轻。

    施予靠在沙发上,有些犯懒。

    分化两天,他只在医院注射过一次抑制剂,药效只能维持到四十八个小时,现在不适感又涌了上来。

    钟坛站起来:“你快去休息,这段时间就先住在我家,抑制剂……我再给你想想办法。”

    施予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对他低声道谢:“我会付你钱的。”

    钟坛神情稍变:“咋了,分化之后性格都变了?那么爱给人花钱呢?”他帮施予掖好被子:“安心睡吧,有哥在就饿不着你。”

    施予困得不行,迷迷糊糊地应了声便睡过去。

    或许是刚分化的原因,他睡得并不好,梦见自己成不了Alpha,被一直等候的龙拒之不见,又回到饱受饥饿寒冷的小时候……

    *

    午休时间,黎琛到学生会办公室准备找江承礼吃饭。

    “会长?”黎琛蹑手蹑脚地跑到江承礼身后,小声道:“会—长—醒—了—吗—”

    正在小憩的江承礼懒散地掀起眼皮,眸光凛冽。

    黎琛连忙拉开距离:“哇哦,你这表情好罕见啊,没睡好?”

    江承礼转过视线,薄唇稍抿。

    的确没睡好,昨晚江承礼做了一宿的梦。

    十七八岁正好是少年旖旎心思萌生的年纪,江承礼作为高级Alpha却薄情寡欲得可怕。

    没有动过心,也不为谁的信息素而着迷,黎琛还欠抽地提醒过他别把自己给压抑坏了。

    江承礼也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不存在那根弦……直到昨晚。

    梦里也是大雨,Omega身形削薄,如游鱼般的甜味将他缠得死紧。

    那人的眼角是粉的,耳垂是粉的,指尖是粉的……江承礼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会长?”黎琛见他沉默,悄声再问。

    江承礼神色不愉:“捡了只猫,照顾了一宿。”

    “唔,养猫了啊。”黎琛啧声道:“猫主子脾气大着呢,养它就要做好被骑在头上的准备。”

    江承礼没心思跟他讨论养猫一百法,起身离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