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着俞浩南的抽插,淫液不断从穴内流出,很快便打湿了两人的交合处。

    秋逸墨已站到左宁身后,右手往她腿心一摸,没多时便鞠了一小捧蜜液出来。

    “水真多。”将手中的花液尽数涂抹在肿胀的欲望上,秋逸墨继续就着汩汩而出的液体用手指小心地扩张着她后面的穴口。

    哪怕只是指尖探入了一截,也刺激得左宁阵阵颤栗,前后两个小穴都不住缩紧,夹得俞浩南闷哼一声,将全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啊……墨……”

    听着她不住呻吟,秋逸墨终于扶着胯间的巨物慢慢撑开穴口,一边从她背后探手去揉捏她的乳尖,一边慢慢挺腰往里推进。

    “嗯啊……慢……慢一点……”

    后面的甬道终不像前面的花穴这般有那么好的弹性,也无法分泌液体润滑,只要他的速度快一些,她便有些受不了。

    男人们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每次进入她后面时,也不敢莽撞,更不敢像在前面这样肆无忌惮。

    “放松。”后面比前面还要紧致的触感让秋逸墨连嗓子都开始发哑,“别夹那么紧。”

    怕她承受不住,俞浩南也只能慢下挺动的速度,开始亲吻她的耳垂,温柔地帮助她放松身子。

    虽然左宁完全接受这样的性爱方式,甚至每次都会期待这样的刺激,可身体没法受她的理智控制,对这她也无可奈何。

    终于,在三个人一起努力下,秋逸墨的硕大也全数没了进去,紧紧抵着最深处的腔壁。

    “可以……动一动了……”

    听到左宁欲求不满的声音,看着她不自觉地扭起腰肢,俞浩南不禁轻笑一声:“宝贝儿等不及了。”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突然同时将深埋在穴中的肉棒往外抽出一截,然后又同时一捅到底,保持着相同的节奏进进出出。

    “啊啊……”一下子就是这么高强度的刺激,激得左宁放声大叫,眼眶湿润,胸前两团软肉也上下弹跳个不停。

    高夏好歹发泄过一次,如今虽然又被这淫靡的一幕刺激得勃起,但还勉强撑得住。

    秋逸白却是再也忍受不住,几下扒开衣服便跨上大床,扶着腰间的热铁直直插入左宁一张一合的小嘴中。

    左宁慢慢松开抓紧俞浩南衣衫的双手,转而握住秋逸白的阳物根部,配合着嘴巴上下套弄。

    但两根阴茎在她体内抽插的频率太快,她整个身子都是颤抖的,手上和嘴中的力道也完全不稳定,这样的抚弄秋逸白未必就能舒适。

    舔吸了几下顶端,她将嘴中的热物吐出,双手托住摇晃的乳房抬眼看着秋逸白:“用……嗯啊……用这里……”

    她的眼中布满一层水雾,透出的全是毫不遮掩的情欲,被她这么看一眼,再听她这么娇滴滴地呻吟着开口,秋逸白只觉魂都要被她勾走了。

    “一会儿换我操死你。”喘着粗气恶狠狠地对她说了这句,秋逸白跪坐在床上,用枕头调整好高度,扶着湿淋淋的肉棒塞入她胸前,一边用手揉捏着两团乳肉,一边用力挤压,不住磨蹭着肿胀的欲望。

    “哈啊……慢……慢点呀……要到了……”

    一前一后两根肉棒保持着同进同出的节奏驰骋个不停,水花四溅,拍打声不绝于耳,还不等左宁求饶的话说完,她便已哆哆嗦嗦地泄了身。

    不给她半点喘息的机会,秋逸墨和俞浩南继续挺腰抽送,每一下都让她的乳房颤个不停,这便又惹得秋逸白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不定。

    听着左宁一声声婉转诱人的娇吟,看着她潮红的脸蛋,含春的眼梢,高夏再也控制不住,走到床边便拉了她的右手握住自己的阳物,带着她有节奏地抚弄摩挲。

    “嗯呐……又要……啊啊……又要去了呀……”左宁哪受得了这种刺激,还没从上一波高潮中缓过劲来,另一波又急又强烈的快感便又袭上全身,让她哭哭啼啼地求饶,“够了……啊啊啊……受不了了……”

    “你的身体很兴奋,你明明就喜欢这样玩。”秋逸墨带着笑意的声音简直跟恶魔一样,但左宁也根本没任何力气去反驳他。

    事实上,他说的也没什么不对,虽然这样的性爱强度会让她有些承受不住,可每次这样玩她都比平时更敏感更兴奋。

    “宝贝儿,舒服吗?”秋逸白继续用她饱满的胸部挤压着青筋凸起的肉棒,同时一下下拉扯着她发硬的乳尖,每一次用力,都能让她叫得更大声。

    “啊呀……嗯……嗯啊……”左宁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回答不出来,只能凭着身体本能放肆地浪叫。

    “又高潮了?”俞浩南扬起唇角笑笑,却是坏心地不肯放过她,直接将手指伸到两人结合处,捏紧充血的阴蒂旋转按压。

    “啊啊啊啊……”尖叫声响彻整个房间,大股透明液体从小穴里喷射而出,浇得俞浩南腹部一片湿淋淋的。

    “宝贝儿吹了?”秋逸墨也得意地低笑一声,更是变换了节奏,与俞浩南一进一出地交替着抽插。

    两人明显都是快到巅峰了,所以便又在这关键的档口较起劲来,谁也不肯先射。

    左宁又哭又喊,眼泪横流,身子抽搐个不停。好不容易等他们都释放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被高夏和秋逸白捞过去,一前一后夹紧她的身子,将一直紧绷着的欲望相继插入两个穴内。

    “啊啊……要……要死了……慢一点……啊啊啊……”

    呼吸尚未平稳的秋逸墨这才得了空,转头看向秋逸白:“这房间隔音效果怎么样?她这样叫,别让整个酒店都知道了。”

    “放心,知道她要来探班,特意为她备的。”

    听到秋逸白得意的声音,左宁才意识到,何止秋逸墨是恶魔,明明这四个男人,个个都是恶魔。

    这下她是真的三天别想下床了。

    可是真的,也好刺激。

    【番外】车震3P(上)

    秋逸白和高夏这部剧的拍摄地点在与S市相隔四小时车程的临市,左宁开不惯高速,所以是坐高铁过来的。

    本来一开始因为男人们没空陪她一起,谁也不肯让她一个人出门,最后还是她发火了才把几人镇住。

    自从绑架事件后,男人们总不许她独自出门,虽然她知道他们是为她的安全着想,可她一个快三十岁的成年人了,不可能跟个小孩子一样被看管着。

    但是没想到,她刚到剧组没两天,秋逸墨和俞浩南就都跟过来了。

    这两个男人本来都是公司有事脱不开身的,所以左宁才放心把两个双胞胎交给保姆。俩孩子虽然年龄小,但很乖巧,只要晚上有爸爸陪着睡,哪怕左宁离开好几天他们也不会哭闹。

    然而现在……

    “@左宁02@俞浩南02@秋逸墨02你们三个浪够了没有?什么时候回来?”

    “@左宁02@俞浩南02@秋逸墨02老子要罢工了!!!”

    “@左宁02@俞浩南02@秋逸墨02再不回来,我把俩熊孩子从三楼扔下去。”

    “@左宁02@俞浩南02@秋逸墨02每晚都要带两个孩子睡觉,我已经三天没合眼了,你们再不回来我要猝死了。”

    “@文凯安02还有几天回来?老子撑不住了。”

    看着群里源源不断发来的信息,左宁完全能脑补方经纶抓狂的模样。

    抬头瞥了眼前面开车的俞浩南,再看看身旁握着手机处理公事的秋逸墨,左宁不禁暗自叹息,这俩男人也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居然就这么把孩子扔给方经纶。

    “你这个当妈的都能扔下孩子跑那么远去跟男人厮混,我们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从后视镜看到左宁的表情,俞浩南立刻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

    左宁撇撇嘴,却是没法反驳。

    手机上传出消息提示音,她以为又是方经纶在群里大发牢骚,正准备安抚一下,谁知一点开,她整个人就都不好了。

    秋逸墨:[图片]第一次尝试5P,感觉还不错。

    图片上的左宁浑身赤裸,被高夏和秋逸白一前一后夹击着,满面潮红,眼中尽是情欲,虽然只是静态的图片,但光从她仰着头微张着嘴的动作来看,也不难猜测她当时叫得有多大声。

    左宁简直有种把身边这个死变态踹下车的冲动,他来这么一出,不是要逼得方经纶和文凯安操得她下不了床吗?

    果然,群里很快就传来另外几个男人的回复。

    方经纶:靠!

    方经纶:我靠!

    方经纶:你大爷!

    秋逸白:确实不错,@左宁02宝贝儿我又想你了。

    高夏:@左宁02记得晚上视频。

    文凯安:呵呵。

    方经纶:一群禽兽!

    秋逸白:你们俩不也玩过?装什么清高?

    方经纶:@左宁02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秋逸墨:你再吓她,她就不回来了。

    文凯安:我提前回来,还有半小时登机,你们到哪了?

    想想还是该乖乖回答一句好好表现一下,于是左宁也发了消息:快下高速了,很快就到。

    秋逸墨:到不了,至少三小时。

    左宁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有什么事要在回家前先处理的吗?”

    秋逸墨看着她扬起唇角一笑,继续点着手机发着消息:宝贝说想试试车震3P,我们做完再回来。

    方经纶:靠!

    秋逸白:靠!禽兽!

    高夏:呵呵。

    文凯安:呵呵。

    左宁:我没有!

    幽怨地看着秋逸墨,左宁更加坚定了一脚把他踹下去的决心。

    然而还没等她动作,秋逸墨已一把将她捞进怀里,大手从T恤中探入,隔着内衣揉着两团饱满的乳房。

    左宁用力挣扎了两下,结果他的左手把她箍得更紧,右手更是伸入内衣里用力揉捏着乳尖。

    “嗯……”

    听到左宁的低吟,俞浩南往后视镜一看,立刻便明白两人在做什么。

    “靠!”没好气地瞪了秋逸墨一眼,俞浩南沉声道,“当心被监控拍到。”

    “开好你的车就行,别一会儿硬起来出车祸。”

    “啊……墨……”男人明明在平静地和俞浩南说着话,可左手已伸进她的短裙里,隔着内裤按压着敏感的花穴。

    “湿了。”秋逸墨轻笑一声,低头去吻她的唇,双手继续一上一下动作着。

    哪怕呻吟已被尽数吞没,可俞浩南还是能听到两人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甚至偶尔还能听到秋逸墨的手指在左宁穴内抽插的声音。

    看不到那个画面,却能生动地脑补出来。他明显感觉到胯间已起了反应,但他还得专注开车,这种折磨真是要人命。

    “嗯啊……”唇瓣刚被放开,左宁便已哼哼卿卿地哀求出声,“墨……放进来呀……”

    “想要了?”

    “嗯……墨……”

    “想要什么?”

    “想要……啊啊……想要老公的大肉棒。”

    “靠!”俞浩南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声,“你他妈能不能快点?”

    “上次在你办公室,你不也是这样玩的?”秋逸墨得意地睨了他一眼,这才收回手解着胯间的拉链。

    不用他出手,左宁就已乖巧地坐到他腿上,掰开两片湿漉漉的花瓣,将火热的顶端一点点吞了进去。

    “啊……”

    听着两人满足的喟叹,以及肉体拍打、水流潺潺的声音,俞浩南更觉浑身燥热难耐。

    “猜猜他能忍多久?”秋逸墨含着她的耳垂不住舔弄,嘴中的热气也全都喷进她敏感的耳朵里。

    “嗯……”左宁扭头看了眼认真开车的俞浩南,莫名觉得刺激感更加强烈,很快便又抬起头去寻秋逸墨的唇,双手则是伸入他衬衫里,在他炙热的胸膛不住游走,抓着两颗硬挺的乳头抚摸玩弄。

    “妖精。”秋逸墨狠狠含住她的唇舔舐吸咬,双手同样探入她衣内拨弄着两颗小巧的蓓蕾。

    各种此起彼伏的声音越来越大,俞浩南从后视镜里只能看到他们在激烈热吻,可两人下体交合的情景,依旧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

    终于下了高速,他找了个极其隐蔽的地方迅速将车停下,挺着胯间那鼓囊囊的一团便拉开后面的车门钻了进去。

    【番外】车震3P(下)

    左宁刚好到达高潮,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没发现已经停了车。

    直到一双大手环上她的腰,她才意识到俞浩南已经来了车后座。

    秋逸墨瞥了眼俞浩南胯间,低笑一声:“不错啊,能憋那么久。”

    “你应该庆幸,我们三个没一块儿殉情。”俞浩南瞪了他一眼,也不管他射没射,直接就要把左宁软趴趴的身子接过来。

    只听“啵”的一声,依旧硬着的肉棒从她下腹抽离,大波的精液伴着花液从尚未完全闭合的穴里流出,淅淅沥沥地淋了秋逸墨一身。

    “原来射过了,那也不过如此。”俞浩南一阵冷笑,扶着左宁的身子让她趴跪在宽敞的座位上,低头去解自己的裤子。

    左宁也知道刚才实在太折磨俞浩南了,便乖乖翘起臀部,等待他的进入。

    谁知一眼望去,秋逸墨那根明明射过却依旧挺立的硕大之物就在眼前,又黑又粗的毛发被两人的淫液沾湿紧紧贴在一起,看上去既狰狞又淫靡。

    02俞浩南早已憋得浑身冒汗,如今又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小穴在自己面前哗啦啦地往外流着液体,所以刚把胯间的巨物放出,他便迫不及待地扶着左宁的腰快速刺了进去。

    “啊……”就着穴里的淫液润滑,阴茎一插到底,左宁浑身一颤,才高潮完的甬道肉壁疾速收缩,绞得俞浩南呼吸更加不稳。

    见了他极力忍耐的模样,秋逸墨突然伸出双手,探入左宁衣内捏着两颗乳头尖用力揉弄,惹得左宁更是尖叫出声。

    俞浩南当然知道秋逸墨是故意的,只能绷紧所有神经控制着射精的冲动。

    刚才他已听了一路的活春宫,也脑补了很多大尺度画面,本就已快到了喷发的边缘,如今还被左宁这般狠力猛夹,若不是他有惊人的自制力,只怕真就这么射在里面,让秋逸墨这辈子都有嘲笑他的话柄。

    “啊……墨……轻点……南……慢点……嗯啊……”还未从刚才的高潮里缓过来的左宁不住摇摆着身子,都不知道究竟该开口求谁。

    看着她那一张一合娇艳欲滴的樱唇,秋逸墨终于忍不住将胯间的硕大塞进她嘴里。

    他的阳物上还带着二人混合的淫液,这味道左宁早已熟悉,并未有任何不适,可太过粗长的尺寸却让她只吞吐几下就嘴角发酸。

    虽然她一直都很乐意用嘴来抚慰男人们,可偏偏这一个个的都有着傲人的尺寸,让她每次都是快感与辛苦并存。

    感受到她的舌尖在敏感的顶端轻轻舔弄,秋逸墨的呼吸也愈发粗重起来,一手抚着她的头帮她捋着秀发,一手继续在她柔软的胸部捏揉抚摸。

    俞浩南继续扣紧左宁的身子,挺腰在湿滑的穴内用劲撞击,每一次稍微深入一点,左宁便哆嗦得更加厉害,嘴里一下松一下紧,让秋逸墨也颇为难耐。

    上下两张小嘴都被火热的巨物抽插着,左宁明显感觉到整部车子都在震动,虽然有帘子拦着车窗,前面的挡风玻璃也是对着墙,没人会出现在那里,但她还是觉得有种大庭广众之下偷情的刺激感,而且还是两男一女这么淫乱的画面。

    一想到说不准有人在车外看着车子晃动,她便又是一阵痉挛,急剧颤抖着喷射了大波蜜液,直接将座位和俞浩南的裤子都打得湿淋淋的。

    见了她连续几次高潮,两个男人却都不肯缓和一下力道,依旧一上一下地耸动着,拼命较着劲。

    左宁太明白这二人之间的心思了,其实下面的小穴还好,再酥再麻她都能承受,可上面的小嘴是真的发酸,感觉肌肉都要抽筋了。

    慢慢地试探着将那勃发的欲望吐出,左宁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抬头看着秋逸墨:“插后面好不好?”

    秋逸墨也知道她辛苦,便与俞浩南对视一眼,很快扶着她的身子换了个姿势,让她坐在他胯间,再把泥泞的穴口对准自己的阴茎慢慢插入。

    “呃……啊……”左宁整个身子都扑在他胸膛上,一边颤抖一边撅起屁股对着俞浩南,“嗯……可以了……”

    就着肉棒上的湿意,俞浩南缓缓撑开她后面的穴口,在秋逸墨的配合下一寸寸往里推进。

    前后甬道都被填满,两个前一秒还很有默契的男人又开始在她体内比拼起来,一个插入,一个抽出,一个比一个深,一个比一个快,激得左宁很快就又尖叫着泄了身。

    也不知抽插了几百下,就在左宁嗓子都叫哑的时候,俞浩南才掐着她的腰,粗喘着把滚烫的精液喷洒在甬道深处。

    左宁再次哆嗦着高潮,花穴里的肉壁也绞得秋逸墨精关大开,几乎与俞浩南同时到达顶峰。

    谢天谢地,他俩是一块儿射的。

    哪怕脑子里一片混沌,但高潮的那一刻,左宁还是想到了这个。

    如果这俩人有一个输了,那她全身上下三张小嘴,指不定还会被怎么折腾。

    三人保持着互相交合的姿势喘息了许久,俞浩南和秋逸墨才相继把湿哒哒的阳物抽出,左宁则继续瘫软在秋逸墨怀里,疲惫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歇了好一会儿,听到信息提示音,俞浩南才倾身上前取了手机过来。

    给公司职员回了几条信息,看着置顶群里好多条消息提醒,他一打开,便也同方才的左宁一样,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

    瞥了眼身旁依旧搂在一起气喘吁吁的两人,他突然扬起手机快速拍了张照片,把左宁高潮后的模样全都收入镜头。

    左宁一直闭着眼,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秋逸墨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彼此对视间,两个刚才还较劲的敌人倒是又达成了一致。

    俞浩南:[图片]这个感觉也不错。

    秋逸墨:很爽。

    方经纶:我操!

    方经纶:你们再不滚回来儿子都要饿死了!

    俞浩南:不是有奶粉?

    秋逸白:两个禽兽!

    高夏:悠着点,她身子受不住。

    俞浩南:你上的时候怎么不悠着点?

    秋逸墨:虚伪。

    秋逸墨:宝贝说还要再来一次。

    俞浩南:好。

    方经纶:禽兽!

    秋逸白:禽兽!

    高夏:禽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