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和六个疼爱她的男人在一起,左宁自然是千般满意,万般幸福。

    可要说这样的日子有没有什么缺点,那也绝对是有的——僧多粥少。

    男人们本来就都精力旺盛得可怕,左宁连一个都应付不过来,何况是整整六个。

    所以究竟怎样合理分配她与六个男人的性生活,也一直是他们婚后最大的难题。

    六个男人,一个礼拜七天,就按从前那样轮流,一人一天,最后一天她休息。

    这是左宁和男人们首先就想到的法子,也是她觉得最公平的法子,而且其实这样她已经很辛苦了。

    可男人们仔细想了想,却又不是很赞同。

    方经纶:“一个月才能做四次,最多也就五次,我们不是得憋死?”

    换成他这种说法后,听上去倒好像确实挺惨的。

    秋逸白也表达了观点:“我想随时都有吃的,不想饱的时候撑死,饥的时候又饿死。”

    方经纶:“赞同,所以……要不干脆三个人轮一天?分别早中晚?”

    左宁直接一个抱枕砸向他:“我还要不要有自己的生活了?还要不要休息了?”

    方经纶一脸无辜:“那控制一下,我们每天一人只做一次,加起来你一天也才三次,不累的吧?”

    “你确定你能守信?”左宁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就算你真能守信,可你们这些混蛋经常控制着好几个小时不射的,谁受得了?”

    众男互相对视一眼,却也都笑了。

    毕竟,他们觉得左宁这是在夸他们呢。

    秋逸墨扶了扶眼镜:“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反正七个人一起都做过了,不如……”

    “秋逸墨!”左宁大惊失色,“你别变态,我受不了,不许你们一起,只许一个一个来!”

    秋逸墨微微勾起唇角:“同一天里,一个一个来也行,只要你愿意。”

    恶魔,简直是恶魔!左宁光想想那样的画面就觉得腿抖。

    到最后争来争去,还是恢复了最初的方案,一人一天轮流来。

    但左宁从男人们互相交流的眼神里已经看到了答案——他们会合作,也就是,还得一起上。

    一开始左宁觉得应该只有那三个老司机会合作,毕竟文凯安、俞浩南和方经纶都曾多次明显表示出不愿意跟别人一同与她欢爱的情绪。

    事实上一开始也确实如此,秋逸墨、秋逸白和高夏三人的时间基本都是互通的,而另外三个,都是严格遵照分配的时间,与她一对一进行某件事。

    但是到了后面……

    左宁已经记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由什么事引起了,总之后来的性生活,简直可以用一团乱来形容,之前的时间安排等同于没有。

    因为六个人之间,谁和谁合作都有可能,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各种自由组合,她简直没眼看。

    哦,好吧,其实除了累一点,她也挺享受的,确实蛮刺激的,反正他们七人之间,什么都做过了,还怕什么呀?

    但其实也只是一开始男人们都休假的时候每个人都天天在家,等后来各自开始了工作,六个人齐聚一堂的时间很少。

    高夏和秋逸白都是一进组就几个月回不了家的类型,中间充其量是偶尔抽空回来一两次,或者左宁前去探班。

    文凯安经常需要到各个地方出差,一趟少则四五天,多则四五十天,期间也是要么抽空回来,要么左宁前去陪他。

    所以他们三个就是典型的闲时太闲,忙时太忙的极端类型。

    反而是秋逸墨、俞浩南和方经纶的时间稍微合理些,虽然看上去全年都在忙,但基本每天都能回家,出差也只占很少的一部分时间。

    当然也多亏了这样,左宁的身体才吃得消,要是六个男人天天有时间在家,那她估计早就半身不遂了。

    不过,男人们之间的争风吃醋也从来就没消停过。

    用方经纶的话来说,这样才有利于夫妻恩爱。

    “你想啊,如果只有一个男人和你在一起,那你们领了证,结了婚,可能他觉得已经把你吃得死死的了,对你冷淡一点也无所谓。但现在我们六个男人和你在一起,谁敢对你不好谁淘汰,反正你还有大把的男人,对吧?这才叫良性竞争,这样你的幸福度才会提升。”

    左宁竟然觉得,他这番话好有道理。有那么多人宠她,谁要是惹她生气了,立刻把他踹下床赶出房,反正她还有别人呢。

    但是这也只是说说,她还从没有做过这种事,因为一旦放男人上了她的床,她只能累得半死,哪还有力气踹人?

    在所有的时间分配里,左宁最喜欢的是六个男人的生日,因为到了那一天,她只需要陪一个男人,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因为任何事插进来,这对她而言其实轻松多了。

    但对此,方经纶、秋逸白和俞浩南也一直都有异议,可却又一直无可奈何。

    因为,文凯安的生日在西方情人节这天,秋逸墨的生日在平安夜这天。

    本来是两个该大家一起好好过的日子,偏被这俩人独自霸占了,每次想起来他们就都恨得牙痒痒。

    方经纶:“不就是运气好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秋逸墨:“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方经纶:“呵呵!”

    文凯安:“其实你的生日也挺特别的。”

    方经纶简直气到牙齿都打颤,凭什么别人可以靠生日年年过情人节,年年把平安夜过成情人节,而他,却要把生日过成儿童节?

    ——那俩双胞胎跟方经纶一天生日,俩孩子特别烦人,每年都要缠着左宁陪他们一起过生日,结局,可想而知……

    至于左宁的生日,她依旧是从来不庆祝,但每到这一天,她都会和高夏在一起。

    因为那是她家人的忌日,也是高夏母亲的忌日,两人会互相陪伴着去墓园。

    这是婚后这些年唯一一条雷打不动的规矩,也是唯一一条让所有人都没有异议的规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