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谜团这群男人有毒(NPH)(小野猫)|脸红心跳谜团

    星辰大厦25楼。

    宽敞的会议室里坐着十来个身穿正装的男女,个个表情严肃,坐姿挺拔。

    唯有右边一排最靠近主席台的秋逸白,一边听着众人开会,一边偷偷瞥眼看着手机上的时间,面露焦急之色。

    主席台上坐着的男人,容貌与秋逸白有六七分相似,但比起秋逸白的慵懒与张扬,他则更显成熟稳重,甚至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厉色。

    那是秋逸白的大哥秋逸墨,星辰娱乐如今的总经理。

    好不容易撑到散会,秋逸白正想离开,就被秋逸墨叫住:“开会都心不在焉的,有急事?”

    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但却如他的人一般,自有一股威严之势。

    “知道了你还问?”秋逸白又看了眼时间,有些泄气,“不过也来不及了,十二点早过了。”

    “又为哪个女人准备生日宴?”秋逸墨不屑地扬扬唇角,“你可快满二十七了,还想每天就围着女人转?公司不管了?”

    “我这不是有个很有能耐的大哥么?”秋逸白在他身旁坐下,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桌上的笔,“现在星辰娱乐不就被你打理得很好?”

    “那秋远集团呢?爸爸年纪大了,总是要退下来的,集团里情况复杂,你我要不用点心,以后只怕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哥,我现在只想好好拍戏,真的,虽然吧前些年我确实挺混的,但现在我找到目标了,拿最佳导演奖就是我的目标,什么公司啥的,你还是多替老爸担待些吧,我不是那块料。”

    眼见着秋逸墨还要继续说教,秋逸白赶紧摆摆手:“好了好了,已经很晚了,我还要赶回酒店,别的事以后再说。”

    秋逸墨起身整理了一下衣领:“我和你一起去。”

    “你去干嘛?”

    “高夏今天不是住进去了么?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最近又有那家人搅和,他肯定心情不好,我不放心,亲自去看看。”

    “呵呵,你对你亲弟弟可从来没那么好过。”

    秋逸白没再开他那辆酷炫的跑车,而是同秋逸墨一起坐进了黑色豪车里,等他们到度假区的时候,都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她估计是早睡着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说声谢谢,呵。”

    听着弟弟自言自语,秋逸墨忍不住嘲笑:“怎么?这次是用心了?”

    “当然,我从来没见过那么让人心动的女人,哥,不瞒你说,她只要对我笑一笑,我都能硬。”

    前面开车的司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但却又很快止住,不敢多言。

    秋逸墨严肃的脸上也难得带了几分笑意:“那我倒真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人物。”

    “看可以,但不许跟我抢,她是我的!”秋逸白得意地扬了扬眉看向窗外,随即却突然大喊道,“停停停,停车!”

    司机将车平稳地停下,秋逸墨蹙眉:“怎么了?”

    秋逸白隔着车窗往外看去,面露疑惑:“看花眼了么?那个人……大半夜的她要去哪?”

    话音刚落,他已开了车门下来,追上身后那个缓缓前行的人影。

    孱弱的身子被人用力拉了一把,左宁抬起头,便看到路灯下秋逸白那张放大了的脸,以及他满脸的震惊和不解。

    “大半夜的你要去哪?”看了看她身上的卡通睡裙,秋逸白眉头紧紧地皱起,“还穿成这样?”

    左宁冷冷地盯着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明明想过再见他时非要给他几个巴掌的,可是此刻,她却半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秋逸白被她盯得有些发冷:“你究竟怎么了?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左宁依旧不说话,眼中有怨恨,有失望,也有自嘲。

    凉风袭来,吹散她本就凌乱的一头长发,而她苍白的脸在夜色中,也显得更加让人心疼。

    “先跟我回去。”秋逸白拽着她走到车旁,“哥,你坐前面。”

    秋逸墨开门下车,仔细端详了一下面前的女人,也没多说什么,上了副驾驶座。

    左宁没反抗,任凭秋逸白将她安置在后座里,只是无论他问什么,她都半点也不出声。

    “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不喜欢吗?”

    “对不起,公司有事,实在没时间回来陪你过生日。”

    “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不过还是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不管你因为什么心情不好,也不该穿成这样大半夜地在外面走,你都这么大个人了,不知道很危险么?”

    秋逸墨坐在前面,听着这个向来骄傲的弟弟居然也会如此讨好般地对一个女人说话,实在是有几分吃惊。

    不过从后视镜望去,那女人居然不为所动,一直目光冷漠,也着实是奇怪。

    进了酒店大堂,借着明亮的灯光,秋逸白这才看清,左宁白皙的颈项上,居然有好几道深浅不一的紫红痕迹。

    温和的眸子猛地沉了下去,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把拉过她,掀开她的长发,厉声问道:“这是什么?”

    听到秋逸白的声音,秋逸墨垂眸看向左宁的颈间,那吻痕如此明显,究竟是怎样来的,相信是个人都能明白。

    莫不是他这个傻弟弟精心准备为人家过生日,而人家却回馈了他一顶绿帽?

    这种想法刚在脑海中浮现,便又立即被秋逸墨否定了,看那姑娘今晚的状态明显不对,而且她看向秋逸白的眼神,一直都是冰冷而带着仇恨的。

    秋逸白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他不敢再问,只是抓住她右腕的手,转而变成与她双手交握。

    左宁任凭他这样牵着进了电梯,反正在这些人面前,她犹如蚂蚁一般,再多的反抗也是徒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